大众点评:柏林爱乐十二把大提琴及三场瑰宝室内乐

时间:2018-7-10 02:28 PM 分类:大家评乐 作者:辜晓进

柏林爱乐十二把大提琴(张开城 摄)

 

  深圳的爱乐人越来越识货了。7月5日(周四)晚在深圳音乐厅举办的“柏林爱乐十二把大提琴音乐会”(简称“十二大”)几乎座无虚席。考虑到这是在不到一周内的第三场顶尖室内乐演出,连续“轰炸”之下仍观者众,就更为难得,也体现了深圳音乐厅策划上的成功。

  “十二大”的演奏可用精彩绝伦来形容。第一曲大卫·芬克的组曲,由最右侧乐手优美的独奏开启,有人说只这个声音就已值回票价。而接下来福雷的《帕凡舞曲》让更多人深感不虚此行。此曲的旋律本来就脍炙人口,经精心改编,充分发挥了大提琴音域宽广、美若人声的特点以及12把琴组合形成的多重变化,营造出伤感而直触心灵的动人音乐。

 

 中间为乐队首席,左1为副首席(张开城 摄)

 

  此曲在数把大提琴的拨弦伴奏下,音乐家们时而独奏,时而二重奏,继而五重奏乃至八重奏。相似的旋律,不同的表现,富有创意的和声,展示出音乐的无穷表现力。特别是那段二重奏,均衡精致,清澈透明,如松间明月,似石上清泉。而多人轮流演绎的独奏部分,音区从甘醇浑厚的男中音到最柔软的女高音,都如四顾无人的动情吟唱。余音绕梁,三月不知肉味。

  仿佛下决心不让听众惊愕的下巴合上,乐队随即推出肖斯塔科维奇同样人听人爱的《第二圆舞曲》(节目单上的“华尔兹”多余),但配器与上曲有很大反差,合奏大提琴雄壮豪迈、生机勃勃的声音扑面而来。《泰坦尼克号》一开始由乐队首席独奏的主题曲相当感人。其后的演绎显示,此曲是上半场所有改编曲中二次创作比重最大的作品,令听众享受到全新的《泰坦尼克号》。

 

(张开城 摄)


  上半场主要走抒情路线,最后一曲《大篷车》才以奔放的爵士风格改变了走向。下半场无论是维拉-罗伯斯的《巴西的巴赫风格第一号》(特别是第三乐章)、林德曼的《波萨诺瓦舞曲》,还是皮亚佐拉的《极度狄卡罗》和《赋格与神秘风》(一译《神秘赋格》),都对大提琴技术有较大挑战。快速的跳弓、密集的和声切换、琴面的拍打、在琴马下方的嘶哑拉奏等等,均展现出大提琴彪悍狂野的一面。

  而“十二大”前一晚(7月4日),则是俄罗斯小提琴大师瓦汀·列宾的独奏音乐会,主标题为“大帝归来”,可见主办方和乐迷们对其的期待。列宾出道很早,11岁便包揽维尼亚夫斯基国际小提琴比赛所有年龄组的金奖,14岁在东京、慕尼黑、柏林、赫尔辛基举办演奏会,第二年还在纽约卡内基音乐厅举行独奏会,炙手可热很多年,灌制了大量CD专辑。其学者气质及俊朗修长的舞台形象迷倒很多爱乐者。

 


    列宾在演奏(韩墨 摄)

 

  列宾音乐会上半场是德彪西的《g小调小提琴与钢琴奏鸣曲》和普罗科菲耶夫的《第二号小提琴奏鸣曲》。两曲均非音乐会“常客”,听众知晓度不高,加上受印象主义或“新音乐”影响,旋律感不强,听上去有点沉闷。下半场明显敞亮起来,开场的普罗科菲耶夫《五首旋律》,列宾处理得优雅而别致。他演奏格里格《第三号小提琴奏鸣曲》,热情活泼,拿捏得当,音色是一贯的坚实凌厉。最后柴可夫斯基两曲,《沉思曲》(很好听,且可与马斯涅的《沉思》做有趣对比)被换成《连斯基的咏叹调》,《诙谐圆舞曲》不变。老柴优美的旋律让很多听众的耳朵找到“家”的感觉。

 

列宾在演奏(韩墨 摄)

 

  列宾首访深圳,了却很多乐迷的心愿。但若以大师标准苛求,似还不够完美。特别是在《诙谐圆舞曲》等技术难度较高的段落,大师似力有不逮。加演出人意料地选择很有挑战的《茨冈狂想曲》(拉威尔),令人惊喜,可惜也有些力不从心。一年前笔者在瑞士韦尔比耶音乐节上看到的那个霸气十足、光芒四射的列宾(当时他既有独奏会,又有与麦斯基、杰妮·杨森等的钢琴五重奏),似尚未“归来”。

 


列宾在演奏(韩墨 摄)

 

奥登萨默单簧管三重奏(韩墨 摄)

 

  再往前几天,是6月30日的奥登萨默单簧管三重奏音乐会。

  演奏者是丹尼尔·奥登萨默和安德烈斯·奥登萨默兄弟,以及钢琴家克里斯托夫·特拉克斯勒。丹尼尔和安德烈斯分别担任维也纳爱乐和柏林爱乐两大世界顶级乐团的单簧管首席。那天晚上虽因市民蜂拥中心区看灯光秀叠加附近交通信号灯瘫痪导致大塞车,约三分之一观众迟到,音乐会仍顺利举行。两兄弟的卓越表演令人对单簧管的音乐表现力刮目相看。

  三人演奏了莫扎特、霍洛维兹、伯恩斯坦、布鲁赫等名家作品。两兄弟收放自如,技术了得。最后一曲是阿布留的炫技作品《Tico Tico》,经日本作曲家咲间贵裕改编,插入《野蜂飞舞》《天鹅》等旋律,演奏得妙趣横生。两兄弟的父亲老奥登萨默也是单簧管大师,惜去年不幸病故。所以这场音乐会的主题定为“爱的致敬”,以示纪念。

 

奥登萨默兄弟在演奏,左为哥哥丹尼尔,右为弟弟安德烈斯(韩墨 摄)

 


奥登萨默单簧管三重奏(韩墨 摄)

 

该篇乐评仅代表作者个人,不代表深圳音乐厅观点。

 

乐评征稿活动

征稿要求:深圳音乐厅向广大市民征集有关古典乐的评论文章,欢迎广大市民来稿。文章主体可以是演出曲目,作曲者或者演奏者。

参与指南:请将乐评文章发至 ypzg@szyyt.com 征稿邮箱,文本直接贴在邮件正文,不要以附件形式发送,在邮件内写清楚真实姓名、联系电话及邮箱地址,资料不全者将自动失去参与资格。 

 特别声明:

1、市民投稿请务必确保稿件属于原创作品,如因涉及著作权纠纷,将由投稿者承担相关法律责任。

2、投稿行为视为将作品的发表权授权深圳音乐厅,并且许可深圳音乐厅使用其作品。即深圳音乐厅有权将其作品多次登载于深圳音乐厅的网络平台及纸质媒介,包括但不限于官方网站(网址:【www.szyyt.com】)、官方微信(微信号:【boyanpiao、szyinyuet】)、官方微博(微博号:【http://weibo.com/szyyt】)、音乐厅期刊杂志。

3、如投稿稿件得到采用的,深圳音乐厅将通过邮件或电话通知作者,‍作者可获得深圳音乐厅随机送出自办商业演出门票两张。

阅读(2728) ┆ 评论(0)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大众评乐:伦敦交响乐团:用声音织出绚丽画卷

时间:2018-6-21 09:25 AM 分类:大家评乐 作者:辜晓进

 

  先八卦一下。大约三十年前,听某游历欧洲并听过各大名团的音乐人士说,伦敦交响乐团(以下简称“伦交”)是诸乐团中等级最森严的。他对所谓“森严”的描述是:乐队坐好,副首席负责调音,然后端坐。首席出场,全体起立,再端坐。指挥出场,全体再起立……整个过程,一丝不苟。此次伦交首次访深,我留心这细节,果然如此,只不过首席出场时乐队并未起立。而乐队的摆位也与其他乐团有异:小号、长号、大号远离同是铜管组的圆号而退居最后一排,与定音鼓等打击乐器同列。

 

  6月10日晚,这支近百人的大编制乐团,正是以这样的摆位,却又以气若游丝般的最微弱声息,在深圳音乐厅启动了人们期盼已久的演出。这段反复循环的下行音型最先来自加了弱音器的二提和中提,渐渐向弦乐其他声部以及木管声部蔓延,色彩朦胧,气氛诡异。这是拉威尔《西班牙狂想曲》的第一乐章“夜的前奏曲”的开始部分。接下来,音乐线条依然清晰,但织体愈发复杂。第二乐章“马拉加舞曲”中突兀的加塞小号和哼着怀旧民谣般旋律的英国管,都令人浮想联翩。一直引而不发的铜管组,直到第四乐章“集市”才张扬起来。伦交的强大能量也至此才得以爆发,但在指挥的管控下,依然有所克制。而作为第一动机的那几个下行音符,却像一条灰暗的主线,始终若隐若现。

 

 

  一曲毕,伦交的特点已展露无遗:精致的细节,清晰的层次,完美的均衡,并不刻意追求强大的动态。这一特质用来演绎印象派音乐代表作《西班牙狂想曲》,再合适不过。拉威尔受同是法国作曲家的德彪西影响,在旋律、和声、配器、结构上倾向于印象派艺术的审美情趣,并以高超的配器水平强化了交响乐的表现力。这在其《鹅妈妈组曲》和深圳近年经常上演的《波莱罗舞曲》等作品中都有突出表现。伦交当晚演奏的《西班牙狂想曲》,总体反差不大,但各声部旋律对比鲜明,弦乐和铜管频繁使用弱音器,在朦胧中呈现旋律线的细密走向,较好地传递出这部作品优雅的美感和变幻的色彩。


  上半场第二曲是贝多芬的《c小调第三钢琴协奏曲》(简称“贝钢三”),由出生于前苏联、后移居以色列的著名美籍钢琴家叶菲姆·布朗夫曼(Yefim Bronfman)演奏。布朗夫曼获得过包括格莱美在内的多个国际大奖,还曾与小提琴大师斯特恩赴俄罗斯巡演,演奏“贝钢三”这样技术挑战不算大的作品,可谓小菜一碟,因此笔者更期待他独特的音乐表现。当晚他不负众望,伴随第一乐章长达3分多钟的前奏,他已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继而用坚定、温柔、谐谑和行云流水般的连串音符,展示出这部作品的全部魅力。在该乐章的华彩乐段,经其肥厚双手的“抚摸”,琴声晶莹剔透,敏捷灵动,一气呵成,听众不难感受刚年届六旬的这位大师的不凡功力。第二乐章,他的节奏较为自由,对音乐的处理也更加讲究,温润的琴声富有感染力。乐队恰到好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