聋人与《贝九》

时间:2011-12-16 02:39 PM 分类:大家评乐 作者:辜晓进

    音乐是听觉的艺术。舞蹈“千手观音”之震撼人心,正因为和着音乐翩翩起舞者是一群聋哑姑娘。如此复杂的动作,音乐已完全不起作用,她们是靠隐身于舞台边角的指导老师的提示来完成的,殊属不易。

    演奏者也是这样。失去听觉或听觉不好,对其职业生涯都是致命的。当弦乐器声音不准时,专家通常不说演奏者技术不行,而归咎于其耳朵不好。这样的判断一旦确定,演奏者只有改行一途可走。

    作曲家更是如此。且不说他们需要通过对外界的感知获得创作灵感或创作素材,其创作过程也得借助与听力的互动,创作完成后更需要用耳朵来检验和修改。

    但也有例外,贝多芬(1770-1827)就是一个。他在耳朵全聋的情况下不仅完成了多部流传千古的作品,更包括其伟大的《D小调第九交响曲》(简称《贝九》)。

    他的听觉从1800年起就开始明显衰退了。1815年,他已完全失聪,与别人谈话只靠纸和笔。他因此也给人类留下了一部音乐作品以外的文化遗产——从1816年开始保存的“谈话手册”。令人不可思义的是,他的音乐创作并未停止,作品仍喷涌而出。人们熟知的《第五钢琴协奏曲》、《艾格蒙特》序曲、钢琴小品《致爱丽丝》等都完成于1810年之后,《贝九》则完成于1924年。

    但因此就说贝多芬是神不是人,倒也未必。仅以《贝九》为例,这实际是他酝酿了大半生的产物。早在年轻时期,他就对席勒的诗作《欢乐颂》推崇备至,并决心以此为动机创作一部交响乐,可惜到晚年付诸实施时耳朵已聋。好在此时他已积累了丰富的创作经验,旋律、和声、配器等种种技巧已烂熟于心,每个音符所代表的音效已无需耳朵去验证。他在自己的想象空间,以极大的自信,营造了一部恢弘壮丽的作品。全曲五乐章约70分钟,包含管弦乐、独唱、四重唱、混声大合唱等多种形式,且摈弃多项作曲规则,实现伟大突破。

    这样一部作品,演奏和演唱都很难,且要调动大量人力物力,所以难得一见。记得深交十几年前演过一次,此后息声。新年,德国波恩贝多芬交响乐团将来深献演《贝九》,不免翘首以待。

(刊于2011年12月12日《深圳晚报》“弦外之音”专栏)

阅读(9812) ┆ 评论(2)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偶遇的快乐

时间:2011-12-16 02:37 PM 分类:大家评乐 作者:辜晓进

    动笔前瞅一眼微博,@西贝柳斯725上传了一条低音提琴(贝司)版的《辛德勒名单主题曲》。

    与小提琴版比,贝司版别具韵味,且更加深沉凝重。演奏者是著名低音提琴演奏家Bozo Paradzik。这位现在德国任教的克罗地亚人的演奏我听过,但不是这首,我从未听过贝司版的辛德勒名单。

    这种与音乐的偶遇往往发生在微博上。平时无暇搜寻音乐,粉丝或被关注者总会冷不丁给你一个惊喜,就像刚才。

    前不久,@Kitty苏小婷上传布鲁斯口琴演奏家Buddy Greene在纽约卡内基音乐厅的演奏视频。巴掌宽的小口琴,居然演奏罗西尼的《威廉退尔序曲》,其和声之丰富、音域之宽广,仿佛一个小乐队,连我这从小就吹过口琴并读过口琴大师石人望先生教程的人,都觉不可思义。

    再早些日子,@田艺苗上传马友友的《丝绸之路》在美国巡演的片段。马友友的大提琴与琵琶合作,在中西乐队伴奏下演奏陕北民歌《蓝花花》变奏曲,也是味道十足。

    可见微博不仅造就了“全民记者”和“人人媒体”,也已成为音乐信息的大众发布平台。平台上发布的音乐,很多都是新近在全球各地上演的鲜活声像,你到唱片店去是找不到的。

    有时真的很感激那些网友,他们一旦发现好东西就忙不迭地上传微博与人分享,从而大大增加了我等与美妙音乐“偶遇”的机会。有感于此,我建了个名叫“古典音乐深圳会”的微群,平时忙,并不打理,只是间断性地把这些“偶遇”装进去。

    其实这也是信息的碎片化传播。新媒体之所以也是广播电视的大敌,原因之一就是广播电视的信息过于“整块”。你必须在规定时间才能得到你想要的东西,甚至要忍受长达半小时的无关信息,才能等到你感兴趣的新闻。音乐也一样,买一张唱片,并非个个曲目都是你喜欢的。微博不仅向你提供你喜欢的碎片,还允许你用碎片的时间去享用。

    或曰:网上的音乐质量太差。正确,但它至少提供了重要线索,给了你寻找的依据。其实,很多情况下,你无需过于讲究音乐质量,也不会总有时间坐在高级音响旁静听。

    零碎时间一个“偶遇”,已让你乐不可支。

(刊于2011年12月5日《深圳晚报》“弦外之音”专栏)

阅读(22339) ┆ 评论(7)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梁祝》的传承

时间:2011-12-16 02:36 PM 分类:大家评乐 作者:辜晓进

    小提琴协奏曲《梁祝》首演于1959年5月27日下午3点,地点是上海的南京大戏院。当时两位作者陈钢和何占豪分别为24岁和26岁,而演奏者俞丽拿才18岁。

    俞凭借少女的柔情与激情,加上对乐曲的深刻理解,演绎了一部凄婉优美、催人泪下的小提琴音乐。陈钢最近在深圳回忆说,当时他躲在幕后观察。演奏结束,台下静悄悄,他心一沉,但没等他细想,观众席已爆发出热烈的掌声,经久不息。他偷看台下,很多人眼里闪着泪花。亭亭玉立于台上的俞丽拿,此刻成了祝英台的美丽化身。

    俞丽拿版的《梁祝》唱片发行200万张,创了新中国唱片发行的纪录,也得了首届金唱片奖。但我过去听那唱片,总觉个别音似不够准。我以为是演奏家情感冲动所致,这也是完全允许的。听众毕竟要的是音乐,而非机器般的精准。但我后来再听她现场演出,就发现音准还真是个问题。及至90年代她从台湾回来那次在深圳的演出,音准已到了令人难以容忍的地步。不过这时俞丽拿已年过半百,怪不得她。

    好在当时一批优秀的小提琴家已脱颖而出,其中不乏《梁祝》演奏高手,如胡坤、吕思清、薛伟等。他们技术好,悟性高,音乐处理更加精细。而我最喜吕思清版本。吕曾于1997年在美国好莱坞演出引起轰动。他出国前,我有幸于1993年听到他的现场演奏,那真是我听过的最好《梁祝》。他一个男子汉,不仅在“哭坟”等段落有女子缺乏的爆发力,而且在抒情方面,那细腻与柔肠寸断也丝毫不逊女子。

    有了钢琴伴奏版后,老艺术家盛中国可能是演奏《梁祝》最多的人,紧随其后的当属潘寅林。青年小提琴家中,黄蒙拉、黄滨、李传韵、陈曦等也是演绎《梁祝》的好手。深圳音乐厅艺术总监徐霞坚称,黄蒙拉的《梁祝》最好。

    在国外,《梁祝》被称作中国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演奏者也不少。最著名的当然是日本的西崎崇子,还有韩国的郑京和、俄罗斯的玛丽安娜等。潘寅林在深圳演奏结束后对我说,外国人演奏《梁祝》最棒的是美国小提琴家吉尔·沙汉姆。

    可见,《梁祝》不仅得到了传承,而且延至海外。

(刊于2011年11月28日《深圳晚报》“弦外之音”专栏)

阅读(24546) ┆ 评论(0)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不忍闻韶

时间:2011-12-16 02:24 PM 分类:大家评乐 作者:辜晓进

    向姜威告别的前一天,@思汝发来短信打来电话,说仪式想有点新意,希望我帮忙配一段音乐,还特别强调,最好是西方的交响乐。

    我极赞成。当晚和正在治丧办张罗的大侠议及此事,他也说,是啊是啊,老是凄凄惨惨的哀乐,姜威听烦了,会坐起来发脾气的。

    很快选了五首乐曲,几乎不假思索。倒是费了点时间确定排除其他乐曲的理由。例如为何不用柴科夫斯基的《悲怆》,为何不用莫扎特的《安魂曲》,为何不用罗西尼的《圣母悼歌》,为何不用“马一”中那段著名的葬礼乐章。内心已有回答:这些名曲太伤感,太沉重,或太雄壮,太激越,。

    选定的乐曲是贝多芬《英雄》第二乐章、德沃夏克《自新大陆》第二乐章、拉赫玛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第二乐章、莫扎特《单簧管协奏曲》第二乐章,外加巴赫的《G弦上的咏叹调》,时长约50分钟。我回复@思汝并加了几点注释:这些乐曲听上去思绪万千,感而不伤,深沉优美,雅俗共赏,还有告别英雄的意味(贝多芬曲)。她和她温文尔雅的美国男友都是懂行的,很快回复:“选得太好了!”

    当晚制作时,把《G弦上的咏叹调》取消了,因为它与那四首协奏曲的风格不协调。次日上午,乐曲在一号大厅反复奏响,乡愁漫漫,温婉绵长……。我突然发现,原来这四首乐曲都是我的最爱,有的长久保存在我的手机里,难怪那么快就选择了它们。

    又想,小妮子指定“西方的交响乐”,确也不傻。这样的场合,民族乐器很难有用武之地。唢呐一吹,非喜即悲。古琴竹笛二胡琵琶洞箫,它们生来就是单打独斗的家什,虽也可琴瑟相和,却绝难形成和谐熔融、浑厚细密的深沉音响。

    很多年前,我曾追索查寻哀乐的作者是谁,直到最后把电话打到早已离休的总政军乐团首任团长罗浪前辈家中,方知正是老前辈于1945年根据一首北方民间乐曲改编而成。改编后的哀乐配以丰富的和声,由庞大的西洋管乐队演奏,效果大不同。

    仪式结束后数日,上述协奏曲的旋律仍时而响于耳际,且自然与某特定场景关联,便觉伤感。正是:只因伴君行,韶乐不敢听。

(刊于2011年11月21日《深圳晚报》“弦外之音”专栏)

 

 

阅读(22614) ┆ 评论(0)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11月27日 琴•画绵绵——走进“乐器之王”管风琴音乐会

时间:2011-11-27 05:03 PM 分类:演出现场 作者:

       所有的艺术都是相通的。当雄壮的音乐、抽象的画作与优美的诗歌融于一场演出中会产生什么样效应?11月27日,“美丽星期天”之“琴•画绵绵——走进乐器之王管风琴音乐会”带领观众通过听琴、赏画、吟诗感受艺术世界的神秘。香港著名管风琴演奏家赵小玲携爱徒王加阳共同舞动“乐器之王”,同时配以王加阳独具一格的意象画作,实现琴画相依。此外,深圳广电集团著名主持人苏洋也倾力加盟,担任音乐中诗歌朗诵,琴画诗的相融相伴,达到艺术形式的完美结合。诗情画意的艺术盛会,跨界合作的默契组合,极大地满足观众的视听需求,达到别具特色的共鸣之感。

      其中,长达40分钟的对奥尔布赖特作品《乐器之王》的全新完整演绎更是堪称难得,赵小玲老师的管风琴声、苏洋老师的配乐诗朗诵以及王加阳充满视觉感的十三幅画作,将“乐器之王”管风琴的各个构造进行了细致优美且富有想象力的“分解”。

                           

                          

                          

                            

                            

                         

                        

                       

                         

                        

                     

                        

                        

                 

阅读(32873) ┆ 评论(4)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老明星来了,掌声欢迎

时间:2011-11-18 05:03 PM 分类:大家评乐 作者:辜晓进

    由潘寅林演奏的《梁祝——陈刚小提琴作品音乐会》将于19日在深圳音乐厅举行。那么潘寅林是谁?问现在喜欢音乐的年轻人,十有八九会称不晓。但同样问题放在30多年前问当时的爱乐者,不说百分之百,十人中也至少有九个半会点头说知。

    那时候,潘寅林作为年轻帅气、家喻户晓、每天收到大量来信的著名小提琴演奏家,谁若不知,可就真的out了。

    1972年,上海乐团作曲家阿克俭根据花腔女高音歌曲《千年的铁树开了花》改编创作了同名小提琴独奏曲。此曲将小提琴的各种技巧穿插其间,在当时是国内难度最大的小提琴作品,加上同名歌曲的知名度,一经推出便大受欢迎。首演此曲并被电台多次录音反复播出的演奏家,便是潘寅林,时年25岁。他的演奏干净利落,充满激情,得到专家和听众的共同认可。

    从此,潘寅林的琴声和名字便不断在收音机和唱片里出现(那时电视还不是主流媒体),全国各地的粉丝何止千百万?当时,《梁祝》的作者之一陈刚也红极一时。他对小提琴的音色音质极为敏感,善于将富有民族元素的美妙旋律与小提琴的复杂技巧自然结合,创作了大量通俗易懂、优美动听的小提琴独奏小品。这些作品的大多数,也都由潘寅林首演。一时间,潘似乎垄断了中国的小提琴演奏市场,以致很多人不知中国还有第二人。

    这些作品中不少直到今天仍有较旺盛的生命力,如《苗岭的早晨》、《金色的炉台》(原名《毛主席的光辉把炉台照亮》)、《阳光照耀着塔什库尔干》等。特别是有着奔放旋律和炫技色彩的《阳光照耀着塔什库尔干》,堪称红色小提琴作品的一座高峰。这些作品现已成为薛伟、吕思清、李传韵等天才中青年小提琴家甚至像俄罗斯美女小提琴演奏家玛丽安娜这样的外国演奏家的保留曲目。

    潘后来到日本、澳大利亚的乐团继续演奏生涯,2003年应邀回国担任上海交响乐团首席。我没想到的是,年逾六旬,潘老师却越发活跃起来。近年来,他一面随乐团演奏马勒等外国大师的作品,一面频频举办中国作品独奏会。

    所到之处,粉丝依然众多,掌声仍旧热烈。

阅读(4927) ┆ 评论(0)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两金发女郎,我投克斯提亚科娃一票。两场钢协赛观后

时间:2011-11-3 04:50 PM 分类:大家评乐 作者:辜晓进

    10月30日下午,第二届中国深圳国际钢琴协奏曲比赛的复赛(半决赛)在深圳音乐厅拉开帷幕。来自世界各地的12位钢琴好手进入复赛,要从7首规定曲目中挑选一首演奏,规定曲目包括世界四大钢琴协奏曲之一的莫扎特《降E大调第二十七钢琴协奏曲》。有趣的是,尽管规定曲目中莫扎特作品占了4首,但选手对其几乎视而不见(仅一人选择其作品),却有9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贝钢三”——贝多芬《c小调第三钢琴协奏曲》的简称。

    半决赛如此扎堆,在第一届比赛中是没有的。为何大家都选择过这个独木桥?我没和选手交流,但猜想至少有三大原因:一是莫扎特的钢琴协奏曲和他的其他多数作品一样,重音乐性,讲究浑然天成,从不追求炫技效果(包括“第二十七”),因而对那些技术精湛的选手来说,可能少了一些展示才华的空间;二是 “贝钢三”是一首能够调动人类各种情绪的浪漫主义作品,在技术上也有一定的难度;三是相对于规定曲目中贝多芬的“第一”和“第二”,这个第三更加成熟,也更为大众喜爱。

    复赛第一场有三位选手同台竞技。第一位来自格涅辛音乐学院的俄罗斯选手亚历山德拉·赞伊特塞娃和第二位来自法兰克福音乐学院的中国选手翟溪都选择了“贝钢三”。两人的演奏,风格迥异。俄罗斯姑娘技术很好,力度饱满,滴水不漏,但过于机械,缺乏情感,有的细节(如第三乐章多次出现的六个连续高音“g”)显得突兀。翟溪的演奏则非常投入,充满音乐性。特别是第二乐章,那份多愁善感,那份欲言又止,那份若有所思,那份朦朦胧胧表现得都很到位,令人感动。他的缺点是力度稍逊,该明亮畅快的地方也亮不起来,仿佛一位忧郁的行吟诗人。但若让我选择一位进入决赛,我会毫不犹豫地把票投给他。可惜我不是评委,评委大腕们让赞伊特塞娃进了决赛。

    第三为选手是来自中央音乐学院附中的中国姑娘张瑞雪,还不到17岁。她是惟一选择莫扎特作品的复赛选手,也中央音乐学院体系中惟一进入复赛的选手,她的包括本科生、研究生在内的三位师姐都止步于初赛。她演奏的是人听人爱的莫扎特《降E大调第二十二钢琴协奏曲》,并表现出扎实的基本功,均匀度、颗粒感都无懈可击,技术上甚至超过了前两位选手。其缺点也是过于机械,对音乐还缺乏理解,或虽有理解而未能融入演奏中。

    两首乐曲的第二乐章有共同之处,即都很抒情,都是慢板,甚至弦乐队都加了弱音器。奇怪的是,两首乐曲当弦乐加弱音器时,首席都是例外。什么原因呢?是配器上的要求,想在朦胧灰暗的音乐背景中保持一抹亮色?或干脆是首席忘了带弱音器?不得而知。有一点是肯定的,即我所见过的国外演奏版本,首席与乐队是一致的。这是题外话。

    11月2日是被称为千年才有一次的“平衡日”,即20111102, 左看右看都一样。决赛第一场就在这天晚上开锣。在此次比赛中一直承担乐队任务的深圳交响乐团也排出了最强大的阵容,著名小提琴家、乐队首席张乐和小提琴声部首席胡莘华均出现在乐队中(复赛期间二人未上场)。一些著名音乐家也前来观摩。我意外发现坐在我旁边的竟是年逾八旬的前中央音乐学院院长、中国作曲大师吴祖强教授和夫人、钢琴教育家郑丽琴教授。

    经两轮淘汰,共有6名选手进入决赛,要求从A组3首作品和B组9首作品中各选一首演奏,作品难度陡然加大了。首场两位选手都是身材高挑的俄罗斯姑娘,第一位上场的便是前面提到的复赛第一个参赛选手赞伊特塞娃,她选了拉威尔的《C大调钢琴协奏曲》和勃拉姆斯的《d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此次她的表现比复赛时好很多,特别是演奏拉威尔的现代性作品,竟然得心应手,但总体看,音乐性不够强的不足依然存在。

    在她之后上场的是来自莫斯科柴科夫斯基国立音乐学院的戈琳娜·克斯提亚科娃,选择了清一色的俄罗斯作品,分别是斯克里亚宾的《升f小调钢琴协奏曲》和柴科夫斯基的《降B大调第一钢琴协奏曲》。相比前者,克斯提亚科娃更为全面,对音乐的理解和表现都更胜一筹。特别是老柴的第一钢琴协奏曲,是“世界四大”之一,也是被演奏次数最多的钢琴协奏曲之一,人人都很熟悉,稍有差池便难逃法眼。她确实在第一乐章有一个过渡音出现微小偏差,但瑕不掩瑜,整体上表现非常出色。第一乐章震撼人心的宽广庄严,第二乐章田园诗般的抒情歌唱,第三乐章激情四射的华丽辉煌,加上各高难段落的妥善处理,几乎都无懈可击。

    若让我再作二选一,我会毫不犹豫地投克斯提亚科娃一票。但愿这回能向评委大佬们靠近一步。当然,我下午就出差,无缘享受后面的比赛,最终结果,希望是众望所归。

 

阅读(35724) ┆ 评论(0)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美国派”还是“黑森林”?观帕尔曼及里霖大师音乐会有感

时间:2011-10-28 11:35 AM 分类:大家评乐 作者:周孋

2011年10月28日 深圳晚报

  □ 周孋

 

一、帕尔曼和美国派

帕尔曼抵达深圳音乐厅。

 

    还记得美国民谣歌手Don McLean在上世纪70年代创作的《美国派》吗?不知为何,在听完前不久小提琴大师帕尔曼在深圳音乐厅的演出后,此曲就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般在脑子里挥之不去。或许在彼时彼刻,恰有这首歌道出我的心声。

    帕尔曼,是小提琴的代名词。他细腻、清澈、婉转的琴音,使这个名字雄踞江湖数几载。虽然他坐在轮椅上,但足以让所有人仰视和膜拜。

    10月18日终于来了!坐在轮椅上的帕尔曼如离弦之箭一般从侧台驶出,精神抖擞地出现在深圳音乐厅的舞台上,一时间,掌声雷动!帕尔曼选择了用莫扎特开场,这看似平凡的安排其实颇为冒险。因为这童叟无欺的莫扎特最考人的功力和灵性,入门的时候第一首曲子就可以是他,可是拉到两鬓斑白也不一定能得其真味。帕尔曼一上来就是莫扎特,艺高人胆大。可是,到第二个乐章了,第三个乐章了,还是让我不禁隐隐失望。老帕看来是真的过了那个巅峰时刻,在莫扎特面前,昔日的弹性和灵动变得有些积滞和沉重。的确已经是好的莫扎特,但不是帕尔曼的,他曾经更好……紧接着的贝多芬,记忆中的帕尔曼,才缓缓向我们走来,逐渐清晰。该有的风格、情绪、处理,终于各就各位,美好地熨平我如焚的心。这让我想起2008年5月祖克曼来深圳音乐厅演出的时候,一上来就是巴赫,巴赫也是本最难念的经,几个看似简单的字反反复复,却最是高深莫测。当时祖克曼的演绎也感觉就差那么一点点,只要再多一点,就是心中的祖克曼了。直到后来的贝多芬,祖克曼式的音色,才六脉神剑般地使了出来,让正在暗自失落的我破涕为笑了。

    下半场的圣桑和返场曲,均技巧非凡,帕尔曼虽未给我们太多惊喜,但也愈战愈勇,轻而易举地挑动观众的神经,美国式的精彩味道十足,香甜无比。

  

二、里霖大师与黑森林

里霖大师在后台。(辜晓进摄)

 

    在帕尔曼谢幕两天后,里霖大师来了。

    赫尔穆特·里霖大师78岁了,满头银发,走路有些蹒跚,可说起话来,却和蔼可亲得像邻家小孩的曾祖父。他率领斯图加特国际巴赫学院乐团、加辛格合唱团第一次来中国,巡演的所有曲目都是国内首演,还有谜一样的巴赫。

    如果你不曾体会人生,听到的巴赫,也应该是苍白空洞的吧。如果你听巴赫听到泪流满面,想必是已经明白人生如梦的道理了。

    当晚,里霖大师划过一个弧线,弦乐透过空气在一瞬间充满演奏大厅每个角落的瞬间,我已经坐不住了。在这个大师经常光顾的舞台,这样稀世的声音,仍是最可遇而不可求的。无论是管弦、人声,还是发出羽管键琴叮咚声响的管风琴,都清澈干净得如幽谷中的汩汩溪水,明亮通透得好像是过滤了的空气,用德国森林来形容最合适不过。

    大约只有德国血统才能奏出这样的巴赫吧,没有任何矫饰造作,连装饰音和花腔都绝不取巧出格。也不知是为何,倒只有这样不讨巧、不加料、轻描淡写的方式,恰能诠释出巴赫的原味,用最直接的方式撼动人心。

    这场音乐会大约有七成上座率,但只要买票前来观演的人,必是有着某种见地和热爱的,这从观众的反应可见一斑:乐章和组曲间绝不鼓掌,中场休息的时候,谢幕两次还不能平复观众的激动之情。

    身处那样的现场,你会觉得又找到了一千个知音,感叹深圳真是个可爱的城市,还想给巴赫写封语无伦次的感谢信。

 

 

 

阅读(8122) ┆ 评论(0)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来自巴赫家乡的最醇美人声

时间:2011-10-23 04:45 PM 分类:大家评乐 作者:辜晓进

    不用抱怨节目单未提供歌词,也无需指责字幕上的提示过于简单。巴赫的歌曲与巴洛克时期唱诗班的作品大体相仿,主题都是永恒的:祝福、关爱、赞美、歌颂、和平、荣耀、生死……。惟如此,我们才可以摆脱对歌词的依附或对情绪的揣摩,全神贯注于美好而永恒的人类美声。

 
                 

          音乐会现场(辜晓进摄)


    昨晚在深圳音乐厅上演的“里霖大师与国际巴赫学院合唱音乐会”,树立了外国乐团来深演出的一个新标杆:带着管弦乐队的近40人合唱团,规模空前。更重要的,是由巴赫作品最著名的诠释者之一赫尔穆特·里霖大师亲自指挥!深圳人也因此首次欣赏到原汁原味的巴赫作品专场音乐会。

    此次的乐队虽然仅是25人的室内乐团规模,但由于加入了强大的管风琴,另有小号、长笛、双簧管、大管等特色乐器频频出没,伴奏效果依然雄壮。在单件或多件特色乐器伴奏时,乐手往往起立演奏,形式上典雅不失活泼。合唱团共有21位女声和14位男声,另有4位独唱演员,演唱包括独唱、二重唱、三重唱、合唱等,形式多样。

    上半场表演了两套组曲。第一套是巴赫的《康塔塔》(17世纪出现的一种清唱套曲形式),由5首歌曲组成。第一首合唱即显示出这个乐团高超的合唱水平:坚实,平衡,富有变化。78岁、一头白发的里霖,指挥动作不大,但有四两拨千斤的能量。他大多数时间把腰弯得很低,眼神关注着每个角落,小心而细致地掌控着乐队与合唱队。正是在他老道而精心的指挥下,我们得以听到巴赫作品更多的层次和更丰富的色彩。

    接下来的女高音独唱,由首席小提琴和首席大提琴及管风琴伴奏。女声风格淡雅,中庸含蓄。小提琴站立演奏,隔着指挥与她交流应和,颇有点古典宫廷音乐的味道。第四首男高音独唱时,精巧的高音小号站了起来,与嘹亮的男声相得益彰。我渐渐注意到,这些单独伴奏的特色乐器,如小提琴,如双簧管,如小号,都是最接近人声的乐器,无生命的乐器与有生命的人声竞相歌唱,相映成趣。

第二套组曲是根据巴赫早期作品改编的歌曲,共6首。就我个人而言,第五首男声独唱是很好听的歌曲。男高音在双簧管、大管和管风琴的伴奏下,抒情而带有淡淡的忧伤,声音很有感染力。

演出结束后接受献花(辜晓进摄)

 

    下半场加入了管弦乐曲,由与巴赫相隔两百年的马勒改编。马勒这一穿越,就使巴赫的器乐作品有了浪漫主义的色彩,也因此更讨普罗大众喜欢。其中最为人熟知者,当然是《G弦上的咏叹调》,主要由弦乐器演奏。里霖对这首乐曲的处理,更加细腻,更注意细分层次,配器上也更均衡。

    我认为,相对于器乐曲,巴赫的声乐作品应该更易于被现代大众接受。原因是它们都有优美的旋律,线条也清晰流畅,表达的意境也容易理解,与现代的艺术歌曲比,并不像器乐曲那样有着巨大的差别。在被称作《颂歌》的套曲中,共有12首歌曲,其中多首咏叹调都有上述特点。

    我最喜欢的有第六首男女声二重唱。这首小调作品是当晚最悲伤的歌曲,歌唱家唱得缠绵抒情,旋律哀惋动听。为营造这悲伤气氛,弦乐器全部加了弱音器,使得背景更为灰暗和迷茫。第十首女声三重唱与之形成鲜明对照,温暖而明亮。三位女声都是高音,在弦乐器和管风琴的衬托下,既有百灵鸟般的独唱声部,也有清澈透明的美妙和声。不说响遏行云,却也余音绕梁。
 
                    

                                             里霖大师演出结束后在后台(辜晓进摄)

 

     当晚我身边恰巧坐着两位专家。右边是深圳高级中学的著名合唱指挥胡漫雪老师。她对这场演出也是赞不绝口,并称从中学到了很多东西。左边是此次来访的国际巴赫学院院长Christian Loreut先生。他认为深圳音乐厅的音响效果非常棒,并对当晚观众大为赞赏,说他们是“非常优秀的观众”。

    当晚的观众的确值得在这里夸一句:他们非常热情,演出过程中又非常安静,乐章之间基本没有鼓掌,没有手机声,也很少咳嗽。上半场结束时,观众持续鼓掌,竟让里霖谢幕三次,这在深圳的半场演出中是罕见的。终场结束更是起立以经久不息的掌声向大师和艺术家们表达敬意。

(2011年10月21日)

 

 

 

 

 

 

 

阅读(12420) ┆ 评论(1)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小提琴大师帕尔曼炫技深圳音乐厅

时间:2011-10-20 05:05 PM 分类:演出现场 作者:

2011年10月18日演出前,晚上6:30,帕尔曼驾着他那辆标志性的电动车轮椅抵达深圳音乐厅 

 

帕尔曼在演奏中

 

 

帕尔曼向观众致敬 

 

演出结束后,帕尔曼在后台

 

有一种感动,只能在音乐厅发生......

阅读(43972) ┆ 评论(3)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企业邮箱 | 友情链接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福中一路2016号  邮编:518036  深圳音乐厅法律顾问:广东信桥律师事务所
2007◎深圳音乐厅版权所有 ICP备案序号:粤ICP备05008197号

[你是第     个访问者]